愛情小說部份短文(4)在一大堆歌舞秀、裸體秀、特技秀、春宮秀…的節目之後,山大本以為快近尾聲了,不料突然來了一個餘興節目。一個妙齡女子脫光光坐在舞台的邊緣,兩腿撐開,正對著山大這個區域門戶洞開,活像一堂生殖器解剖課。「來啊!大放送!要摸的趕緊」,主持人還沒講完,山大已被背後爭先恐後的人潮推擠到最前面。不加思索的,山大本能的伸出右手,結實的摸了一把,然後被擠到後面去。這一個時刻的象徵,山大永難忘懷,好像他終於跑到月球上去插了根旗子。只不過沒想到會是濾心在這樣的情況下完成,沒有鳥語花香,沒有詩情畫意,甚至沒有人知道是誰去插了根旗子。他的一些暇想,在這樣的敷衍的情況下實現,也在完完全全偷雞摸狗的投機氣氛下草草結束,女人好像是他的一種歸鄉路。山大甚至覺得自己是個小偷,把還不屬於自己的東西搬了進來,好對自己的人生有一個交代,慌張中有一點點悲哀。每個人經歷了差不多的事情,卻在心裡留下截然不同的感受。終必他自己內心存有一種敷衍的態度,才會經歷一次又一次空洞的人生。傍晚時分,這三個二愣子面對著空曠的田野酒店經紀,拉開褲襠小起便來。夕陽的餘暉溫映著三個稚嫩的臉龐,他們人生的某個部分也已經準備啟程上路。他們有一種成長的感傷,終究他們必須去面對各自獨立的人生。也許他們必須學會一點虛偽,一點欺騙,也許他們也不能矜持著年少輕狂的許多夢想,但是他們終究不會忘記,三個人向著大地一起尿尿的舒暢。被抹紅的雲彩,是畫筆下的痕跡,晚霞,惹煞心頭最深沉的美麗。回到宿舍,而對著天花板,那一把溫熱的感覺還停留在手上,山大彷彿可以看到映在天花板裡面的自己倒影。他有一種焦慮,橫在酒店工作心頭的一個很大的焦慮,他怕還來不及愛,便要死去。可能也是這樣的原因,他把所有生命的張力投注在蘇珊身上;山大更看清了自己,他自己是完全貪心的,他的付出也是一種貪心。是貪心把他逼到一種全然付出的角落。他不得不如此,他把完整的愛分割成很多部分,唯物的,唯心的,肉體的,精神的,變成細細碎碎的各個部分,他天真的以為,當所有的部分都擁有過之後,他便可以完成生命賦予他的使命。這樣錯誤的邏輯觀,滿足了一種實事求是的想法。他像拼圖般的拼出他自己完整的人生。是的酒店打工,山大一直在拼圖,天曉得為什麼他要把一個完整的東西分開後,再拼湊在一起。這樣子的做法,可以減輕山大對人生的絕望嗎?很多年後,山大為自己這樣愚蠢的想法感到哭泣,因為每一張拼圖都是殘缺的,這樣的人生觀,也讓他的人生變成是殘缺的。因為殘缺所以痛苦。本來是完整的,卻因為自己而變成殘缺的,山大逐漸明白,最堅固的牢籠,是自己為自己建造的。


.msgcontent .wsharing ul li { text-indent: 0; }



分享

Facebook
Plurk
YAHOO!
酒店兼職
創作者介紹

io35iozmb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